反传销组织进退维谷:不收费难维系,收费面临质疑

  • 时间:
  • 浏览:156
  • 来源:河北反传销一哥张柏松

“老人的情绪不稳定,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他把心收回来。”7日下午,家住泉城花园附近的汪先生在为父亲担忧。一个多月前,他把老人从河南的传销窝点带回。此前,汪先生从没听说过反传销组织。

记者调查发现,反洗脑的市场价至少2000元。少有的免费模式也有人在坚持,“10多年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思路可能是错的……”蒋德胜回顾他12年的反传销经历,尽管没有后悔,但他开始反思自己一直坚持的免费救助模式。有时,蒋德胜羞于说出他所从事的工作,在不少人眼中,反传销声名狼藉。收费混乱、用传销的方式反传销、游走在法律边缘,是近几年反传销留给人们的印象……

2.5万“绝对能带出来”

7日,记者以亲属陷入传销组织需要反洗脑救助为由,联系了3个在百度排名靠前的反传销网站。收费最低的,也要2000元以上。

第一家网站表示,如果到济南帮助劝说亲人醒悟,除了高铁订票,需要付费4500元。“先付2500元,劝说成功了再付2000元。”接电话的男子表示,成功率能保证80%,以乳山地区的传销为例,他成功劝说过10多人。

第二家网站知名度较高。“去山东江苏反洗脑大约2900元,你们承担食宿。这2900元除了老师的辛苦费,还有协会基本的运作费用。”但该网站工作人员表示,反洗脑能否成功,与多方面因素有关,其中包括传销参与者的性格及参与时间等。如果能将传销参与者带到北京反洗脑,仅需2000元。

第三家网站的工作人员对反洗脑没有提出太多建议,而是主动介绍起了寻人解救业务。这名东北口音的女子主动提起她参与过的两三起寻人工作,“有一个儿子找到我,是他母亲参加传销。我们进了传销组织,我把他母亲单独叫到客厅,让儿子去厨房摔碎母亲的饭碗,另外三四个男性传销参与者一动都不敢动。”电话中,女子底气十足,她更建议传销参与者家属驾车前去寻人解救,“我们开车去,提出人来,25000元绝对能带出来。”她将这个价格解释为路费、人工费以及他们所承担的风险费用。

这家网站主动提起寻人解救时威胁恐吓的细节,是反传销组织面临的质疑之一。今年2月,另一名反传销人士在朋友圈主动公开了3名男子架着胳膊拖行一名女子的“解救”视频。有人质疑,这种语言或肢体上的暴力,是“用传销的方式反传销”,此外,反传销组织收费时被指敛财。

记者注意到,多家反传销网站被命名为“中国反传销”协会、网站、联盟或中心,自称专业、权威。

难度在于“破他的梦”

蒋德胜成立的反传销爱心互助网,更多的业务是围绕公益反洗脑展开。5月8日,蒋德胜再次从天津前往淄博为一名传销参与者反洗脑,4月22日他刚刚去过一趟。4月22日那次,求助者是一名年轻女孩,相恋4年的男友陷入传销组织,她希望蒋德胜能唤醒男友。“从下午4点聊到晚上11点多,男孩终于想通了。”蒋德胜表示,反洗脑的效果还不错。

5月8日的反洗脑,是针对男孩的上线和上线准备拉去的同学。当晚11点,蒋德胜表示“拉回来了”。

这样的反洗脑,与他之前10多年做过的上千次反洗脑没什么差别。4月23日下午,蒋德胜在山东宾馆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多次来济南反洗脑,印象最深的是曾经连续两天两夜为一名年轻男子反洗脑,还在济南救下过一名因参与传销试图自杀的女孩。

“反洗脑是一个很复杂的工作,传销种类多,细节也不一样,还要面对不同的参与者,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得了这项工作。有的志愿者反洗失败会受打击,因此兼职志愿者居多。”蒋德胜说,反传销的难度在于“破他的梦”,让参与者意识到传销组织描绘的梦并不适合他。

近两年,传销手段更加高明,通讯也发达了,蒋德胜发现,反洗脑的难度随之增加,“传统的异地传销比例在下降,新型变种传销在增加。”另一方面,传统传销洗劫了各个层次的人,导致目前传销参与者的总体素质低于过去。

蒋德胜总结发现,参与传销一年以上的人,反洗脑比较困难,“参与时间一长,他也知道是骗局了。但装睡的人更难叫醒。”

“公益就应该是免费的”

蒋德胜2006年开始接触反传销,朋友参与传销后,他进入反传销的QQ群,业余帮人做反洗脑工作。

2007年,蒋德胜家庭遭遇变故,“动机是去外地走走散心,既能帮助别人也算旅游。”蒋德胜说,当时主要为传销参与者的家人带路找到公安和工商部门,有的传销参与者还能聊通(反洗脑),让他很有成就感,“没想做这么久,有些身不由己,求助者多,停不下来。”

2011年,蒋德胜成立反传销爱心互助网,既为了科普反传销知识,也为了吸纳志愿者。两年后,志愿者数量达到200余人的顶峰,其中既有传销亲历者,也有参与者的家属。蒋德胜为其网站的志愿者感到骄傲,其中有法官和海归等层次较高的人员。2014年,志愿者开始流失,“这是我的原因,我想以公益方式运作,以爱心唤起爱心。”蒋德胜的网站成立之初,就坚持“不设账号,不接受捐款,不拿任何报酬”。

现在,反传销爱心互助网仍坚持“报酬给否自愿,多少自愿”的原则。这种自愿的模式,使很多求助者认为反洗脑很简单,只是花上大半天时间聊天,处理完就心疼钱了。如此缺少稳定的经费来源,反传销爱心互助网难以长期维系。最近半年,管理员也没有更新文章,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在搜索引擎的排名越来越靠后。

截至记者发稿,反传销爱心互助网上山东地区的志愿者有10余人,其中大半毕业于省内各大高校。

成立正式的组织之困

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志愿者,能就近上门帮助,可以减轻蒋德胜的部分负担。但让蒋德胜感到苦恼的是,他从事的反传销工作,至今没有成为正规注册的组织。

蒋德胜回忆,网站成立之初,他的方向就很明确,要发展成为正规的组织。他一直试图推动成立全国唯一、官方正式认可的反传销组织,这需要一个业务主管单位,“我们一直在努力,3月底还去了一趟民政部,现在社会组织(协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暂停登记,新条正在修订。”国家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中心建议蒋德胜,可以找个已登记的相关组织挂靠,或内部成立一个。

蒋德胜认为,这个方案在理论上可以,但被挂靠意味着要对其业务行为负责,“现在反传销圈子存在讨债定位等乱相,有的靠反传销赚得盆满钵满,坏了民间反传销的名声,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公益组织愿意接收挂靠。”此前,蒋德胜试图在天津正式成立组织,未能实现。

对于反传销行业的乱象,蒋德胜分析,根本原因是缺乏统一管理,反传销组织既不受工商部门监管,也不受民政部门管理,亟需明确反传销组织的监管部门,统一管理,规范运作。

将来成立正式组织后,是否能改善蒋德胜的个人生活质量?面对这样的疑问,蒋德胜突然急了眼,“这话是侮辱我。我最多给自己发一份固定的工资,但是不可能会给个人带来额外的收入。”

蒋德胜还在为成立正式组织的事奔走,他开始考虑在国内其他省份或城市注册。但他很少会想起旅游散心的初衷,“任何城市,去过两次以后,就完全没有兴趣了。”

关于传销·你知多少

警惕!新式传销花样多

线上线下相结合方式:包括网上一些消费返利、互助理财、爱心互助、各种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异地邀约亲朋好友的方式受限,但通过一些征婚网站以感情方式的邀约成为新的传销发展模式,另外还有一些传销组织以旅游、培训、招募学员的方式发展下线,以及还有很多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拘禁敲诈勒索及非法集资等金融诈骗交织在一起传销模式。

反传销业务种类

1.定位寻人解救或向公安机关报警打击传销团伙

2.向传销组织讨债(要回交给传销组织的钱)

3.反洗脑:主要目的是拆穿传销里的套路和骗局

反传销行业乱象

1.收费混乱:报价从几千到几万元不等。以去乳山解救一名传销参与者为例,一个反传销组织报价2.5万元。

2.用传销的方式反传销:有的反传销组织采用暴力和拘禁等方式对待传销参与者,讨债时对传销团伙头目采用暴力手段。

3.游走在法律边缘:目前国内没有在民政部门正式注册成立的民非反传销组织,不受公安或工商部门监管。行业没有合法公开的执行标准。

反传销帮助座机:010-69200242(北京号码)

反传销咨询:13522209325(专业咨询)(微信同步)

反传销帮助:18600831054(霄云老师)(微信同步)

反传销找人:15383967666(反传销一哥)(微信同步)

猜你喜欢

河北省“护民生 促和谐”打击整治传销专项行动成效显著

中国质量新闻网讯2019年7月份以来,河北省打击传销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河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河北省公安厅在河北省开展了“护民生促和谐”打击整治传销专项行动,重拳出击,打击整治

2019-12-12

今年我市捣毁传销窝点1843个抓获涉传人员6120人

南昌新闻网讯记者昨日了解到,今年我市打掉传销窝点1843个,抓获涉传人员6120人,分别较2018年同期上升了42%、50%。4月以来,全市传销警情呈现逐月递减的良好趋势,从4

2019-12-11

严打传销,组织者将被处以巨额罚款和刑责,普通参加者也被罚款

作为一种危害社会稳定的犯罪形式,传销早已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因为一旦家中某人陷入其中,往往会导致更多亲戚朋友被裹挟其中,最后落得个人财两失的后果,亲情友情淡了甚至没了,攒了许久

2019-12-10

小伙称赴南宁见网恋对象却入传销聚会:正吃着饭就被警察抓了

12月4日晚,南宁市江南区警方抓获了26名涉嫌传销的人员,据初步了解,这些人大部分都称得上是组织中的“老总”,当然,也有一些自称一脸懵的“小弟”,说自己是应网恋对象的邀请来到南

2019-12-09

精神控制、催眠同化、传销敛财……披着“感召”外衣的新型传销到底有多可怕?

“全国上千家‘教练技术’培训机构,数百万名学员参与,大部分学员深陷其中,性情大变。轻则与亲友产生矛盾、抛夫(妻)弃子,闹到离婚地步,重则精神失常甚至轻生自杀,说白了就是这些培训

2019-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