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里的大学生如此之多,到底有何缘故?一哥:知识不是经验

  • 时间:
  • 浏览:283
  • 来源:河北反传销一哥张柏松

大学生在我们的意识中,应该属于聪明一类的人,绝不会轻易陷入传销。但是现实中呢,却有前赴后继的大学生进入传销,深陷其中且执迷不悟。在这来有几个问题,请大家思想一下:为什么传销组织青睐大学生?为什么大学生容易被洗脑成功?为什么大学生很难回头?今天一哥就这些问题来和大家探讨一下。

和反洗脑老师交流的传销女大学生

1:传销组织青睐大学生是因为大学生的人脉较广也较单纯,俗称好骗一些。

一个大学生,尤其是未毕业的或者刚毕业的,这类学生的社会经验很少,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傻白甜”。这样的人脑袋里的思想很单纯,传销组织里对于这种学生需要下的功夫不多,所以他们喜欢。

另外就是,一个大学生从小学到大学,人脉圈子相对来说比普通打工的要广一些,同学市场之间的信任度相对高一些,从小学到大学,至少这个圈子少则上百人,多则上千的市场,对于传销组织来说,这是一个多大的诱惑。因为传销组织的本质就是不断的发展下线,他们看中的就是一个人的人脉,并不特别看中一个傻乎乎的爆发户。

清醒过来的传销受害者

2:为什么大学生容易被洗脑成功?那是因为辨别事物真假的能力还不够,对于社会的残酷面了解不深。

传销里的课程,对于一个成天泡在书本里的大学生来讲,那也是一种“学问”。一哥曾遇到过一个大学生,逃学进传销,出来后反问她的父母:你们干嘛要来找我?这里的人什么都没有骗她,连那个所谓的上线款都是领导给她的,这里的人对她还嘘寒问暖的,家里的人反而不如这里的人有温情。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这种大学生的知识基本都是雷打进去的,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忠,孝,礼,易,廉,耻”还有吗?传销人员口中天天讲的要改变三代人的命运,要给父母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吗?就是这样一个态度对待父母家人的?

大学生之所以会这么容易被洗脑,就是涉世不深,在学校里光学了书本的知识,但是对于做人这个问题,他们了解得不多,对于如何和家人,朋友相处的道理,也是不懂,总是持宠傲娇。不过,这里也有父母宠溺过头的原因。

家属带受害者回家

3:大学生很难回头是因为在传销那个环境里能得到虚荣心。

说个例子让大家体会一下,早几天解救出来的一个小姑凉,她反问我们:那里的人哪里不好了?至少我唱歌唱得很难听,他们还是会鼓励我。我练习讲故事的时候,明明讲得不通顺,但是他们一样鼓励我,一样为我鼓掌喝彩。而你们呢?只是一味的说他们不好,我反而觉得你们才是不好的人。

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得出,这种赤裸裸的虚荣心让这些大学生自我沉醉在传销里,他们不分是非,不认亲情。几句好话,几句恭维话就让他们能颠倒黑白是非。更别说他们能自己主动脱离传销了。

以上几点,就是传销里的大学生的问题,大多数陷入传销的大学生基本都逃不出以上3点,作为家属,如果不明白这些,千万别试图去劝说孩子。当然,就算你了解这些,也不能劝说受害者,因为还需要心理学的基础,更需要对传销组织的了解。

愿那些寒窗苦读多年的大学生都能早日脱离传销魔窟,回归正常的学业和生活。

反传销帮助座机:010-69200242(北京号码)

反传销咨询:13522209325(专业咨询)(微信同步)

反传销帮助:18600831054(霄云老师)(微信同步)

反传销找人:15383967666(反传销一哥)(微信同步)

猜你喜欢

以直销为名组织传销 河南平顶山一涉恶团伙58人获刑

原标题:以直销为名组织传销一涉恶团伙58人获刑(记者周青莎)7月3日,记者从平顶山市卫东区法院获悉,近日,该院通过网络庭审,依法对恶势力犯罪集团首要分子王某峰进行宣判。被告人王

2020-07-04

以赌场洗码理财为诱饵发展传销会员 一涉案5亿余元传销团伙9人被诉

原标题:以赌场洗码理财为诱饵发展传销会员一涉案5亿余元传销团伙9人被诉以赌场洗码理财为诱饵发展传销会员湖北蕲春:一涉案5亿余元传销团伙9人被诉正义网讯(记者戴小巍通讯员宋承喜)

2020-07-02

浪莎针织口罩卷入质量纠纷 曾被指涉嫌组织传销

雷达财经出品文|李宏晶长帆编|深海"即使万分之一概率的不合格产品流到用户手中,也是百分之百的不幸,对于口罩问题,我们实在不敢马虎。"近日,BaystoryLimitedLiab

2020-06-29

刷脸智付公司涉嫌传销被警方查处 多家关联公司被列经营异常名录

原标题:刷脸智付公司涉嫌传销被警方查处,多家关联公司因失联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广州市公安局6月22日发布的一则通告显示,经调查,刷脸智付(广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刷脸智

2020-06-24

“五年狂赚一万亿”:传销的嘴,骗人的鬼

▲蚩尤康旅团队湖南召开的集资会现场,大量学员现场交钱购买“富硒”产品入会。受访者供图“蚩尤康旅创奇迹,五年赚上一万亿!”……随着新京报记者的深入卧底调查,所谓健康投资平台“蚩尤

20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