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币圈资金盘:不上抹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搞传销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河北反传销一哥张柏松

如果说2018年币圈的“黑马”是推出“交易挖矿”模式的FCoin,2019年的“黑马”则有些“毁三观”,因为它是以赤裸裸的“拉人头”上位。

圈内盛传一句话:“不上抹茶的项目不好意思说自己搞传销。”

借助项目方传销式推广,抹茶交易所(MXC)通过上线所谓“模式币”、“流量币”快速崛起,今年5月交易手续费相比去年10月上涨超过1300倍。

那么,被称为“大赌场”的抹茶到底什么来头?谁在推动疯狂的资金盘?

蹭热点上位 玩“模式币”走红

抹茶交易所自2018年4月成立以来不温不火,直到2019年初随着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首次交易所发行,实为交易所背书的变相ICO)兴起,找到了蹭热点的发财之道。

今年2月,抹茶推出“IOU”,宣称“期货币”,通过截胡大交易所的IEO项目,抢在本家之前强行上币,即在自己平台上别人还没上的币,提前赌它上线后的暴涨,从此一炮而红。

真正让抹茶大红大紫的则是“模式币”。

模式币,又称“共振币”,采用“共振融资”模式,即用户将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存到一个指定的钱包,换取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用户为何要拿真金白银换“空气”?因为他们相信传销的力量!秉持越早加入、拉人头越多获得共振币越多、成本越低的信念,大批铤而走险的玩家加入这场搏傻游戏。

今年2月23日,抹茶上线共振币“鼻祖”VDS,从VDS/ETH交易对来看,截至5月8日盘中最高涨幅达到5137%,2个半月上涨51倍。随后开启单边下跌,截至目前,相比最高价下跌约95%。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是以ETH计价,而2月23日—5月8日期间ETH相对法币本身上涨了15%。

食髓知味,抹茶不断复制这一成功模式。以5月12日上线的VBT为例,15日~18日4天最高涨幅264%。但其兴也勃也,其亡也忽焉,VBT仅炫丽了3天就被打回原形,目前相比最高价下跌约90%,相比开盘价也跌去了73%。

但暴涨之后不管怎么暴跌,并不影响抹茶的崛起。在VDS等明星效应带动下,抹茶迅速成为网红交易所,收获了巨大流量。

今年5月抹茶的手续费收入达到345.23万美元,直逼火币、OKEx等一线交易所,相比去年9月的4000美元暴涨862倍,相比去年10月的最低点上涨超过1300倍。2月—6月,抹茶的平台币MX区间最大涨幅超过134倍。

喊单社群人头攒动 半年吸粉50万

“抹茶大赌场”横空出世,引来大批跟风者,如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投资的BiKi,火币也加入了战局。

7月9日,GOKO.com上线RS,开盘首日最大涨幅约9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目前币价已归零。

8月28日,BiKi上线NSC,首日涨幅即超过14倍,次日触及近2.5美元最高点,相比开盘价上涨约24倍,第三日即暴跌60%,截至目前,相比最高价已下跌93%。

谈起NSC,其背后的推广团队在11月初接受火星财经专访时这样说:RX、NSC是“K-ONE联盟”孵化的前两个项目,分别上涨96倍、25.6倍。K-ONE联盟是由币圈早期玩家、创投大佬、社群大牛、神级项目运作人、圈内媒体联合组建,旨在打造一个持续财富倍增的事业平台。

自今年5月成立以来,K-ONE联盟已拥有超过1400个内部社区、1600个外部社区,辐射超过50万的社群粉丝。联盟通过社区机制加强粉丝的粘性和热度,为自己孵化的项目提供源源不断的的热度和流量。

目前,K-ONE联盟已在深圳、成都成立了社区孵化节点,接下来将在武汉、上海、北京、长沙、西安、香港、越南、新加坡成立更多的孵化节点。

上述说法也印证了深圳、成都是币圈传销最火两大城市的普遍说法。近日有消息称,深圳已出现币圈投资者维权事件。

实际上,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类似“K-ONE联盟”的推广团队还有很多,他们甚至以请到权健原市场推广“高手”加盟为宣传噱头,毫不避讳提“传销”。

实体公司已注销 幕后老板以ICO起家

类似抹茶这类刀口舔血的资金盘为何能够招摇过世?因为它的幕后操控者藏得足够深。

据锐思财经报道,一位抹茶离职员工透露,公司内部规定,若有员工泄露办公地址,罚扣一个月工资。

新员工面试安排在公司外面,入职报道HR也只给大概地址,3个月试用期内不签劳动合同,没有五险一金,工资用虚拟货币USDT支付,“这么一通操作税都不用交了,抹茶在公司运营成本上省了不少钱”。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很多交易所都是狡兔三窟,往往注册在境外,但主要团队在国内,办公室从不接待陌生人,且每隔一段时间要换办公地点。

尽管如此小心翼翼,但侦查学有一个说法:“犯罪必留痕迹”。据记者向多位业内人士求证,抹茶交易所原境内主体是四川喵星城科技有限公司,此前有传言相关负责人已被警方传唤。

天眼查显示,该公司2018年7月成立,登记机关为成都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法定代表人为陈龙杰,持股80%,另外20%由自然人刘洪江持有,再无其他股权穿透关系。

今年6月,该公司已完成了简易注销,但近期仍在发布招聘信息,工作地点为北京。

同样在6月份,抹茶宣布已完成第二轮战略融资,投资方包括水木金融科技基金。

据财经网报道,上述投资机构为水木清华校友基金。

天眼查显示,该基金于2014年10月在清华大学成立,由水木清华理事会及一批清华系企业和校友机构共同出资,旨在帮助清华大学在校生和年轻校友创业。基金先后投资了20多个项目,包括与上市公司宜华生活(600978.SH)等共同投资的P2P机构“金融1号店”。

7月份,抹茶再次宣称获得蔡文胜的个人战略投资,彼时平台注册用户已超过200万,日活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自福建的美图秀秀创始人蔡文胜曾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而据业内人士透露,抹茶的幕后玩家同样是福建人陈建,创办抹茶之前从事ICO活动,通过网站引流,带领用户参与ICO项目融资。

监管出手 业内大呼“94”又来了

11月14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央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联合发布《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摸排整治的通知》,要求全市各区对辖内虚拟货币交易、ICO及其推广引流活动进行摸排,一旦发现从事相关活动的互联网企业立即报送,并督促整改退出。

文件流出后,有业内人士大呼“94”又来了。实际上,“94”一直都在。

10月24日中央政治局第18次集体学习以来,面对币圈借机炒作现象,《人民日报》、央视等多次强调,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应该警惕打着区块链幌子的虚拟货币炒作。

《科创板日报》记者也从接近监管人士处获悉,公安部门等拟对币圈资金盘、传销活动进行集中整治。

11月8日,东莞市金融工作局发布风险提示,并重申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2018年8月24日银保监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

不过有业内观察人士指出,我国金融行业实行分业监管,虚拟货币等新型投资活动没有一个统一的归管部门,加上多数项目注册在境外,推广、交易都在线上,给监管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此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工作人员也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块没有直接对应的监管部门,如果上当受骗出现损失,可向公安机关报案。”

反传销帮助座机:010-69200242(北京号码)

反传销咨询:13522209325(专业咨询)(微信同步)

反传销帮助:18600831054(霄云老师)(微信同步)

反传销找人:15383967666(反传销一哥)(微信同步)

猜你喜欢

今年我市捣毁传销窝点1843个抓获涉传人员6120人

南昌新闻网讯记者昨日了解到,今年我市打掉传销窝点1843个,抓获涉传人员6120人,分别较2018年同期上升了42%、50%。4月以来,全市传销警情呈现逐月递减的良好趋势,从4

2019-12-11

严打传销,组织者将被处以巨额罚款和刑责,普通参加者也被罚款

作为一种危害社会稳定的犯罪形式,传销早已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因为一旦家中某人陷入其中,往往会导致更多亲戚朋友被裹挟其中,最后落得个人财两失的后果,亲情友情淡了甚至没了,攒了许久

2019-12-10

小伙称赴南宁见网恋对象却入传销聚会:正吃着饭就被警察抓了

12月4日晚,南宁市江南区警方抓获了26名涉嫌传销的人员,据初步了解,这些人大部分都称得上是组织中的“老总”,当然,也有一些自称一脸懵的“小弟”,说自己是应网恋对象的邀请来到南

2019-12-09

精神控制、催眠同化、传销敛财……披着“感召”外衣的新型传销到底有多可怕?

“全国上千家‘教练技术’培训机构,数百万名学员参与,大部分学员深陷其中,性情大变。轻则与亲友产生矛盾、抛夫(妻)弃子,闹到离婚地步,重则精神失常甚至轻生自杀,说白了就是这些培训

2019-12-07

浪莎转型涉嫌传销 上市公司业绩或靠此支撑

和众多纺织服饰行业的同行一样,有“袜业大王”之称的浪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莎集团”)近年来进入低谷期。记者日前发现,为了走出困境,浪莎集团竟选择了一条“曲径通幽”之路

2019-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