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控制、催眠同化、传销敛财……披着“感召”外衣的新型传销到底有多可怕?

  • 时间:
  • 浏览:317
  • 来源:河北反传销一哥张柏松

“全国上千家‘教练技术’培训机构,数百万名学员参与,大部分学员深陷其中,性情大变。轻则与亲友产生矛盾、抛夫(妻)弃子,闹到离婚地步,重则精神失常甚至轻生自杀,说白了就是这些培训机构为了钱啥都干得出来。‘教练技术’已成为和谐社会的一大毒瘤。”这段话是屈某从业20年的肺腑之言。作为深圳市众鼎商学院(下称“众鼎公司”)一阶段总教练,20年前,屈某放弃年薪百万的总裁职位加入到“教练技术”培训行业。

“教练技术”起源于美国,上世纪80年代被引进到企业管理领域,“企业教练技术”应运而生。1999年,香港人黄荣华在深圳注册成立汇才人力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将其正式引入中国内地并在深圳得到推广。最早,由所谓的一二三阶段的生命动力体验式培训而来的“教练技术”培训课程,号称通过改善被教练者心智模式的培训后,可以让人的心智、潜能得到全方位提升。而在反“教练技术”人士眼里,所谓的“教练技术”就是一个彻底以精神控制、催眠同化为手段,以老学员拉新学员来敛财的集传销、邪教为一身的犯罪组织。

学员团建活动现场。 图源:众鼎商学院微信公众号

2018年,深圳公安机关发现众鼎公司以“教练技术”为幌子,对学员通过“唤醒——蜕变——感召”三个阶段进行“改造”,形成以感召“海星”(新学员)精神控制为目的的非法培训机制,并引诱、逼迫参与者采取暴力和“软暴力”等手段不断发展“下线”人员参与,大肆骗取钱财。

众鼎公司的培训方法、手段还涉及违背社会伦理道德相关内容,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2018年9月,深圳公安机关对众鼎公司的违法行为实施破案收网行动,成功抓获涉案人员85名,冻结资金2700万元。目前,薛某顺、查某等20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强迫交易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据悉,去年以来,深圳市有关部门重拳出击,查处关停一大批此类培训机构,防止其死灰复燃,营造规范良好的培训市场秩序。

2018年10月,“教练技术”行业“大咖”查某被押解回国。 本报记者 景国民 摄

起底“有害培训新型传销”

2018年10月26日,一架从泰国曼谷起飞的中国民航包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17名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被集中押解回国。其中,除一众P2P高管外,还有一名“搭便机”的神秘人物——国内“教练技术”行业“大咖”查某。查某的落网,标志着国内首个被警方打掉的“教练技术”培训机构核心骨干悉数归案。

潜逃泰国的众鼎公司核心骨干查某被押解回国。 本报记者 景国民 摄

中小企业主成围猎“目标”

虽从深圳市众鼎商学院(下称“众鼎公司”)结束培训已有两年之久,但李标(化名)仍不愿面对那段经历。

2012年,李标完成了从个体户到企业主的转变,成为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总。由于自感能力欠缺,李标带着强烈的求知欲,开始去各地参加各种增强企业管理能力的培训。

“想让公司规模更大,自己能力更强,更被员工认可。”李标告诉记者,2016年8月,在东莞的一个培训班上,他认识了一名在深圳做装饰建材生意的女老板,两人都是抱着增强个人企业管理能力目的而来,于是很快就聊到一块。

“她同时报了几个培训班,其中深圳众鼎公司的培训对她帮助最大,于是她将那家培训机构介绍给我。”李标回忆,当时他正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培训机构,于是两人认识的第二天,他给介绍人转了4.5万元让其代交学费。

很快,李标就接到众鼎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核查其是否达到报名学习的门槛:公司年营业额必须在500万元以上。同时,该工作人员还从公司名称、行业、员工数量、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等方面对李标进行了初步了解。

2016年9月,李标来到众鼎公司的深圳坪山培训基地,开始接受以增强企业管理能力为目标的培训。他发现,众鼎公司主要招收中小企业法人代表、股东、高管为学员。

密集的课程安排学员团建活动现场。图源:众鼎商学院微信公众号截图

第一阶段:混淆概念夸大罪责

培训第一阶段的总教练屈某是个50岁出头、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见他两手空空,没有带讲义和教案,“他要凭一张嘴上完这4天3夜的课吗?”李标心中略有好奇。那些刚完成三个阶段课程的学员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回公司做“义工”,他们个个精神抖擞,西装革履,配合导师维持课堂秩序。

在第一阶段4天3夜的课程里,屈某以认识自我为主题,一个个“包袱”和故事被抛出,吸引了大部分学员的注意。如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向学员分享物质匮乏年代,父母含辛茹苦抚养子女的艰辛,将学员带入愧疚和感恩的自责中。在助教的带领下,学员开始情绪失控、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喃喃自语……

李标并不排斥这些故事和众多体验式游戏,还通过给曾经伤害自己的人打电话,挽回了一名欠债不还,但有着多年交情的朋友。

屈某和查某是业内知名的第一阶段导师。

屈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第一阶段主要是用平和的方式给学员灌输一些虚的、适合大众的价值观,以增强学员的自信心,让学员在“内省”和“困难逆境”中突破,做到以前不敢做或者做不到的事。

“也有学员对第一阶段的课程提出异议,但助教总是吊胃口,说惊喜和最精彩的内容在接下来的两个阶段,以此留住学员,避免提前‘下车’(不愿继续上课而离开)。”李标说。

第二阶段:压迫心智否定自我

经历了温和的第一阶段,李标迎来了第二阶段——魔鬼阶段。在这个阶段,不仅有“魔鬼导师”,更有魔鬼式经历。

“一进教室,里面没人,时间一长就有学员开始骚动,上厕所、走动、打电话的现象开始出现。这时,一名年近40、个子不高的短发女子突然走进教室。”李标回忆说,这名女子就是第二阶段总教练荆某,她戴着耳麦,伴着音响里传来的巨大骂声走入教室。

“你看你,年纪这么大了,还混成这样,失不失败!”

“还有你,一点担当和自律意识都没有,才导致你和你弟经营的电商平台出现今天的局面。”

……

荆某将全班近40名学员挨个骂了一遍。“太恐怖了,她能踩着每个人的痛点来训斥。”李标说,不仅总教练骂,助教也跟着骂,骂到几乎哭声一片。当然,那些受不了或是不吃这套的学员,都被教练请出教室,然后再让小组成员拉其回来。

李标并不知道,荆某进教室前不仅对每个人做足了功课,还躲在教室外观察学员的一举一动长达15分钟,甚至更长。

“第二阶段几乎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李标回忆,这5天4夜完全是一种魔鬼式训练。课程安排得极为紧凑:早上7点起床,中午简短用餐,名义上晚上10点结束学习,但分组讨论之后一般都过了深夜12点,然后就是拼命赶作业,一般都是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才睡觉,累到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

疲劳战术的作用非常明显。整个第二阶段,每名学员长时间处于封闭、紧张的环境,完全没有思考和分辨能力,只能被导师牵着鼻子走。

“导师还会利用各种机会和学员聊天,把学员所有信息,包括夫妻生活等私密信息都摸得一清二楚,整个人都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中。”李标告诉记者,学员喜欢称荆某为“魔鬼导师”“灭绝师太”或“荆魔头”,而荆某则给自己取了个“荆露珊”的艺名和“天山童姥”的网名。李标和学员们所不了解的是,只有高中学历的“荆魔头”在众鼎公司的税前年收入是430万元。

这一阶段的主题为“蜕变”,“荆魔头”的核心工作就是摧毁每一名学员的心理防线,让他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必须要改变。

“事后回想起来才觉得可怕,有的学员在第二阶段被整得精神失常,还有好几个被送医治疗,都是拜‘荆魔头’所赐。”李标说。

第三阶段:不断营销胁迫就范

从众鼎公司宣传册资料看,第三阶段的主题是“共赢”和“感恩”,主要锻炼领导力和感召力,实现自己设定的目标,养成新习惯,时间跨度100天,集中上课时间为三个周末,分为首周末、中周末、尾周末各三天,贯穿三个周末的核心是——感召。

老学员迎接感召来的“海星”(新学员)。图源:众鼎商学院微信公众号

“感召就是一场人生游戏,不是你感召他,就是他感召你,马云当年就是感召了‘18罗汉’才有了今天的阿里巴巴。”导师的这句话令李标印象深刻。

这一阶段,教练和助教向学员持续施压。例如:在感召前先分组,每组设定感召目标,每人发表感召宣言,承诺感召“海星”(新学员)数量,然后学员分散出去完成感召任务。期间,教练会对未完成任务的学员频繁打电话施压,如果24小时结束后学员仍未完成感召指标,就会有相应的惩罚性措施,如扣缴班费、跑步等。

首个24小时的感召目标,李标定了1个,却被教练骂了一通,定2个还是被骂:“你可以做得更好,却为何非要把自己看得那么怂!”最终,李标将目标定为3个。

“24小时感召,就是看你24小时之内能拉来多少人,教练会不停打电话催你。”李标说,只要有学员感召到“海星”,便会马上把“海星”的身份信息传到群里,形成你追我赶的局面。

就算学员完成了感召任务,只要时间未到,教练也会继续催促:“你的潜力还没真正发挥出来,你还能感召更多‘海星’。”

在这样的催促下,在首周末的24小时感召课程里,李标完成7个感召目标,取得小组第一的好成绩,教练也授之以“班长”这一“光荣”职务。

李标告诉记者,感召都是从身边人,尤其是自己信任的人入手。碍于面子或是生意伙伴关系,对方都会口头答应参加培训。但为确保感召“海星”的上课率,李标只能不停地催促对方交学费,到最后往往都是他被迫出钱“买果子”,也就是为自己感召的学员垫付学费。

第三阶段总教练夏某告诉记者,教练会根据收集的信息分析学员的感召能力,并利用学员的虚荣心恰到好处地给予荣誉、表彰和持续紧凑的施压,像李标这样“买果子”的学员很普遍,“逼果子”的也不在少数,有时还会做出极端的事情。

所谓“逼果子”,就是在学员未完成感召目标或中途放弃的情况下,由教练和全体小组成员出动,逼其继续感召“海星”。常用手法就是去学员家或是单位静坐、拉横幅施压,在此过程中还会发生吵架、打架等情况,造成学员受伤。一般的学员会担心在单位影响不好,于是用各种方法,哪怕是自己掏钱来完成感召“海星”的业绩指标。

“教练看准了我的性格弱点,不停给我下套、压担子,最后我自己掏钱买了32个‘果子’。”李标说,在第三阶段,他垫付的学费高达73万余元,但部分人从未参与培训或只接受了部分培训。因感召人数成绩突出,李标所在班级获得“冠军班”殊荣,全班24名学员和教练获得5天4夜、价值1.6万元的马尔代夫海外游。

直到毕业半年后,李标才意识到,众鼎公司所谓的培训就是传销,于是找上门要求退还剩余课程的学费,但被无情拒绝。

2018年底,听说众鼎公司被警方查封,李标才到深圳报警。

“家人也劝过我,但我听不进去,导致生意下滑厉害,家也差点毁了。”李标说,除了挨骂,他没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自己也变成他们“拉人头”的帮凶。

“滚雪球”开启疯狂“感召”模式

众鼎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薛某顺。图源:众鼎商学院微信公众号公号

众鼎公司的灵魂人物是薛某顺。

45岁的薛某顺毕业于北方某知名理工大学。1999年,汇才公司将“教练技术”引入内地后,在福建做计算机软件创业的薛某顺闻讯赶去培训,并最终放弃自己的事业加入汇才公司,从一名基层助教做起。

2007年11月,汇才公司因偷漏税违法行为被行政执法机关查处后关闭。之后,原汇才公司的导师和学员在高额利润回报的驱使下,纷纷克隆汇才公司的培训理念和方法进行办班授课。原汇才公司的核心骨干成立宏才公司,继承了汇才公司的衣钵。

2013年11月,薛某顺以3000万元的价格收购宏才公司,将其改造成宏才培训机构。随后,薛某顺先后成立深圳市众鼎商学院有限公司、深圳市众鼎商学院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实际控制。

成立众鼎公司后,薛某顺开始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包括培训内容、时段、地点,以及参与培训人员条件、感召“海星”奖励方法等。薛某顺曾跟公司骨干说,他设计的这套课程可以让培训班像“滚雪球”一样滚起来,从而确保培训不断扩大,公司不断盈利。

如何快速“滚雪球”,答案就是“逼果子”。逼得最凶的那几年是业绩最好、盈利最高的几年,但也是投诉最多、口碑和业界风评最差的几年。可在业内,不怕口碑差,就怕赚钱能力差。对于网络差评,薛某顺一开始并不在乎,但到了2017年,随着互联网上关于众鼎公司的负面信息越来越多,一些受害者及家属还成立了“反教练技术”联盟,公司业绩开始下滑,薛某顺下定决心改变公司形象。

“薛某顺想取消感召,于是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合并,并提出无理由退学费,如此一来导致2017年后公司营收大幅下降,一批骨干也纷纷离开,包括年薪400万余元的荆某。”屈某介绍,“2000年左右,‘教练技术’开始被国人接受,大量银行行长、政府官员、企业家慕名而来参加培训,但发现没太多实际作用后,招生成为难题,于是就有了一级级往下感召的无奈,导致学员素质也明显下降。”

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有上千家“教练技术”行业机构,仅深圳就有百余家,无一不是靠收取高额学费来支撑公司运营。

作案手法

第一步

精心包装树个人崇拜,树立导师权威,让学员产生崇拜之心,为接下来的精神控制做铺垫。

第二步

引导学员进行情绪宣泄,使其精神处于麻痹状态,打破基本的心理防御。这时候,导师完全掌握了学员的心理状态,以便进一步实施精神控制。

第三步

全封闭环境+疲劳战术强力催眠让学员完全处于极度紧张、疲惫、焦虑状态,使其很容易精神崩溃,丧失所有自我判断。

第四步

通过辱骂攻击和摧毁自尊的方式让学员完全否定自己,彻底放弃自己原有的判断和思维,以有利于导师对学员进行更有力的精神控制。

第五步

学员会按导师指引的方向去实现价值——积极地去“感召”他人,甚至自己掏钱“感召”他人,无形中成为了公司的义务推销员。

以身说法

犯罪嫌疑人A:当时一直傻傻地以为,只有拉了“人头”、拿了提成才算传销,被抓后细读刑法和刑诉法,才发现自己干的就是传销,只是“拉人头”的提成和收益以工资、年终奖和海外旅游等形式兑现。

犯罪嫌疑人B:薛某顺在公司和行业几乎是偶像级人物,甚至可以说是“神”一般的存在。但直到他将数千万元资金转移海外,我们才发现他是伪君子。

犯罪嫌疑人C:这个行业没有春天,只有句号。全国“教练技术”公司上千家,学员少说也有几百万人,如此大规模的培训和组织,很容易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之一。

专家解读:害人骗财培训已成社会毒瘤

针对以众鼎公司为代表的“教练技术”培训模式,记者采访了广东警官学院犯罪学教研室犯罪心理学副教授彭琨、广东警官学院侦查系教授吴明高,以及不愿具名的“反教练技术”人士。他们均表示,“教练技术”课程设计严密精妙,环环相扣,一步步控制学员的思想,最终达到一本万利的目的——将学员变成公司免费的“销售人员”。“如果没有一定的心理学背景,普通人只要全部学完该课程,心理不可能不受影响和控制,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专家们认为,“教练技术”培训打着提升心智的幌子,用高额的费用、苛刻的规则、故弄玄虚的游戏等手段,把课程打造得非常神秘。其实,该课程不过是运用心理学的一些原理,利用人性的一些弱点,达到对学员实施精神控制并最终高额敛财的目的。这种培训最大的危害是,让学员丧失对自己和社会的客观、公正、多元化认识,通过“洗脑”的方式“摧毁”学员原有的心理结构,却未设计“协助重建心理结构”程序,于是部分学员出现精神失常状况。

据了解,在众鼎公司公关负责人处理的7宗公关危机中,有5起为培训中出现精神异常并被送往精神病医院医治的案例。此外,学员迫于压力在教练目睹下公然在所住小区裸奔,精神亢奋引发伤害案件等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也经常发生,甚至出现过学员自杀身亡的案例。

为了赚钱,“教练技术”公司没有任何职业操守和底线。2015年,在山东曾发生过强拉在校学生上课培训的事情。“那时,一个班的学员都是在校学生。由于背上了几万元的高昂学费,很多人最后只能再拉受害者加入,或者直接加入团队成为教练,从而荒废了自己的人生。”

此外,由于参与者多为企业主或高管,因沉溺于“感召”而疏于企业经营,最终放弃事业加入“教练技术”行业的不在少数。

“反教练技术”联盟发起人北哥(网名)介绍,他们将“教练技术”称为“精神传销”,参与者对家人的伤害严重,危害巨大。

“学员变得格外自私,非常苛刻,对家人的付出视而不见,反而作为其负面情绪的发泄对象,对陌生人却异常热情。尤其是夫妻和情侣关系,培训后离婚率和分手率明显提高。”北哥说,那些选择回去做义务助教的,从此与家人再无共同语言,不回家成为常态。

随着行业的快速扩张,网上求助的参与人家属也越来越多,这些人最终走到一起成立“反教练技术”联盟。高峰时,每天新加入的成员多达四五百名。

“反教练技术”人士表示,对正在参与此类培训的学员,亲朋好友若发现其突然性情大变,对家人态度先热后冷,将“同频”等陌生词语挂在嘴边时,亲属可加入“反教练技术”联盟获取技术支持,各地“反教练技术”联盟群会针对不同培训、不同阶段的课程提供劝离方案。对深陷其中、造成心灵伤害者,建议求助正规心理咨询。

最后,专家、“反教练技术”人士、受害者家属和警方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联手规范此类培训机构,尤其是对设计心理手段的,须对其资质、内容进行严格审查。

记者 尹利勇 通讯员 夏晓露

反传销帮助座机:010-69200242(北京号码)

反传销咨询:13522209325(专业咨询)(微信同步)

反传销帮助:18600831054(霄云老师)(微信同步)

反传销找人:15383967666(反传销一哥)(微信同步)

猜你喜欢

以赌场洗码理财为诱饵发展传销会员 一涉案5亿余元传销团伙9人被诉

原标题:以赌场洗码理财为诱饵发展传销会员一涉案5亿余元传销团伙9人被诉以赌场洗码理财为诱饵发展传销会员湖北蕲春:一涉案5亿余元传销团伙9人被诉正义网讯(记者戴小巍通讯员宋承喜)

2020-07-02

浪莎针织口罩卷入质量纠纷 曾被指涉嫌组织传销

雷达财经出品文|李宏晶长帆编|深海"即使万分之一概率的不合格产品流到用户手中,也是百分之百的不幸,对于口罩问题,我们实在不敢马虎。"近日,BaystoryLimitedLiab

2020-06-29

刷脸智付公司涉嫌传销被警方查处 多家关联公司被列经营异常名录

原标题:刷脸智付公司涉嫌传销被警方查处,多家关联公司因失联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广州市公安局6月22日发布的一则通告显示,经调查,刷脸智付(广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刷脸智

2020-06-24

“五年狂赚一万亿”:传销的嘴,骗人的鬼

▲蚩尤康旅团队湖南召开的集资会现场,大量学员现场交钱购买“富硒”产品入会。受访者供图“蚩尤康旅创奇迹,五年赚上一万亿!”……随着新京报记者的深入卧底调查,所谓健康投资平台“蚩尤

2020-06-23

“云汇聚英”“信德融合”涉嫌传销,受害人快报案!

近期,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玉泉区分局接到贵州云汇聚英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贵阳信德融合区块链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两起涉嫌非法传销报案。为彻查全案,依法打击扰乱市场秩序的犯罪,玉泉区公安分局

2020-06-20